追忆似水年华— Shunji Iwai《情书》 / by HUA SHANG

maxresdefault.jpg

每每说起自己超喜欢这部电影,总是被几个高冷文艺友人投以白眼,嗤之以鼻“太纯爱了。”的确《情书》是部非常纯爱的电影:少年藤井树在图书卡片上的写上少女藤井树名字的恶作剧、少女藤井树明明注视着运动会赛场上的少年藤井树却在同学面前假装没有在意。。。岩井俊二将少年少女懵懂心事用镜头一一捕捉定格,让我的少女心随之滥不止。然而在我看来《情书》 不是纯粹的纯爱片,并非只是讲少男少男的朦胧爱恋,这个故事更多的讲述了对逝者的回忆。这也是我最喜欢这部电影的地方。

故事开始于藤井树(男)的祭日, 此时距离藤井树山难离世已经有两年之久了。逝去之人已经在不同的人心中发生了变化,有多少人还能真真切切的回忆起逝去藤井树的模样?有多少人还能够感受到逝去藤井树的曾存的气息?对逝者的祭奠成为了一场团聚的理由,一场宿醉的借口。“感觉大家都心怀鬼胎的样子”还深深怀恋着已逝未婚夫藤井树的博子半开玩笑地无奈说道。

博子对于恋人的死亡始终无法释怀,以至于写了一封寄往天国的信寄并笃定回信来自天国的男友。然而对逝者的深刻眷恋却成了羁绊,阻挡了博子面对现实迎接未来的可能性,她无法直面自己新的恋情,在和逝者的回忆中踌躇不前。

故事的另一条线是阴差阳错收到博子信的藤井树(女)。 在藤井树(女)这条故事线中逝去多年的父亲常常被提及。父亲的死早已被藤井树所接受。“父亲是因为感冒不治而去世“如此的话已经能稀松平常地脱口而出。 然而博子的信开启了藤井树(女)尘封的回忆,遗忘的事情渐渐清晰了起来。在她的回忆中我们看到了少女藤井树对于父亲去世的困惑与悲痛。

整个故事里最让我感动的不是初恋揭晓的结局,而是博子捧着相册向藤井树的母亲追问自己是否与未婚夫同名同姓并曾同班的藤井树相像的片段。听完博子充满妒意的抱怨,藤井树的母亲问到“博子,你还爱着他吗?” 然后一直以乐观坚强面貌安抚博子的藤井树母亲失声痛哭起来。有时对逝者的感情无处释放便被深深埋葬,可这如同休眠的火山,一旦爆发便不可抑制。 

随着时间流逝,对曾挚爱的逝者的回忆就像是图书馆白色窗帘下倚窗阅读的藤井树(男),在随风浮动的帘下若影若现。  然而时间并非是愈合逝去爱人伤口的解药,顶多让其结痂罢了。与逝者的美好回忆也不能治本。诚然美好回忆的滋味甘甜如饴,但沉溺于回忆的甘甜会让人上瘾止步不前。  真正的解药源自于身边还活着的那些值得去爱的人们。是他们带着博子与藤井树(女)走出了回忆的泥沼,开始新的生活。

P.S. 岩井俊二镜头与音乐的交融是我的心头大爱,这也是我如此喜欢《情书》的另一大原因:例如 藤井树在医院里打瞌睡,半梦半醒间思绪在急促的音乐生的伴随下在回忆的时间线里穿梭。还例如博子翻阅着藤井树的初中毕业册,寄信的念头,与跳跃灵动的钢琴声同步,直到藤井的母亲端着茶点进入房,打断了博子的思绪。音乐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