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府藏龙盗宝剑 . 江湖寻梦得真我___卧虎藏龙 / by HUA SHANG

玉娇龙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电影人物,因为她是个谜。玉娇龙与李慕白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她与余秀莲的友情如何解释?她是否爱罗小虎?她为什么会如此执着于青冥剑?她最终为何纵身跳下山崖?玉娇龙身上有太多的谜团吸引着观者去破解。在我看来她有太多面,太多点可以探讨。无奈篇幅有限,只好将我的连片废话浓缩成三个小章节,来讲讲我对玉娇龙的解读。

藏龙

玉娇龙是一个矛盾的人物,最明显的矛盾体现于她双重身份。她既是闺阁待嫁的官家大小姐,也是是向往江湖的武学奇才 。 然而前一个身份束缚着后者,迫使娇龙将武学天赋隐藏于自己和师傅碧眼狐狸之间,不能展示于众人。如此的隐藏,让她小小年纪便学会了防范人心,也让她丢失了直面自我的真心。

第一次无拘无束的展示自己的武学功夫是在新疆大漠。 娇龙与罗小虎鏖战数回合,表面上是为了抢回梳子,夺回自己的骄傲,而内心里她享受着这个难能可贵的大展拳脚的机会。这个机会,对于被圈养在闺阁里的她如同大漠中的甘泉一般难得。

然而娇龙并没有选择留在自由的大漠,与罗小虎厮守终身。父母之爱,孝道之责,都在呼唤着娇龙回家。更重要的是,大漠固然自由,可是这里只有土匪强盗,打劫作乐,并没有娇龙所向往的江湖儿女,快意恩仇。

回家的娇龙再一次将武者身份掩藏起来,可是青冥剑的出现,与余秀莲的结识,让她原本隐藏的武者身份蠢蠢欲动。这个身份,不再甘于隐藏于暗处,它迫切地想要登上舞台,闯入江湖。

顽龙.毒龙

玉娇龙:这套剑真好看!

俞秀莲:再好看也是凶器。刃上染了血,你就不会说它好看了!

玉娇龙:在江湖上走来走去的,是不是很好玩?

俞秀莲:走江湖,靠的是人手,讲信、讲义,应下来的,就要做到,不讲信义,可就玩不长了。

玉娇龙:可我看书上说都是挺有意思的,到处都能去,遇上不服气的就打。

俞秀莲:(笑着)写书的不那么写,书就没法子卖了。

玉娇龙:我看你就像是书里的人。

俞秀莲:(苦笑)洗不上澡,虱子跳蚤咬得睡不着觉,书里也写这个?

这是玉娇龙与俞秀莲初见时的对话。从这对话便可见玉娇龙对江湖的认识带着浓重的理想主义色彩,她不懂江湖中的卧虎藏龙,更不解人心里的卧虎藏龙。也难怪,她毕竟是官府大小姐,涉世未深。师傅碧眼狐狸虽然给了她一个江湖梦,可惜狐狸非良师,在武学上无力提点娇龙,在修为上更无法为其指点迷津。迷茫无助的玉娇龙也只能借助小说传奇了解与构想江湖。而青冥剑与余秀莲的出现让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触及江湖。与此同时即将嫁人的她也深谙自己之后的生活将更加拘束,于是乎娇龙玩性大发,闹出了盗剑这么一出戏。或许她的初衷只是想玩玩,浅尝一下江湖梦的滋味。然而江湖并非浪漫美梦,它更似密布着道义规矩,恩怨情仇的蛛网,一旦进入便难以逃脱。 在挣扎于江湖这张迷网的同时,娇龙也逐渐被自己的欲望所挟持。

正如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所讲 “The very substance of the ambition is merely the shadow of a dream.”玉娇龙的江湖梦在她的心里投下了欲望的影子,随着她江湖梦的愈发膨胀,欲望之影也是愈发肆意地扩张。娇龙的欲,具体投射在了青冥剑上。这是一把能够让她速入江湖的绝世宝剑,这也是自恃甚高的她认为唯一可以配的上自己的剑。追寻剑的过程是娇龙深陷欲望泥沼的写照。对剑日益加深的执念,让她的心不再容得下其他,无论是对父母的爱与愧疚,秀莲的友谊,小虎的爱意,统统可以抛却。然而心易变,性难移,李慕白在竹林里与玉娇龙过招,正是要试炼娇龙的本性,看看她到底是一只毒龙还是一只是顽龙。毒龙当斩杀,顽龙可调教。一场竹林之战让李慕白识得娇龙本性非恶,更加迫切的想收这个天赋异禀却误入歧途的少女为徒。只可惜李慕白自己心也不宁,杀师之仇,江湖恩怨,欲念情爱,无不纠缠着他。对于教导娇龙,李慕白分身乏术。

真龙

玉娇龙是虚假的,为了武功心诀,她可以欺瞒师傅,为了青冥宝剑,可以不认姐妹;但她又是纯真的,痴痴地做着在旁人看来毫不着边际的江湖梦。然而在经历了逃婚叛家,闯荡了真正的江湖,目睹了师傅碧眼狐狸与李慕白的双亡,她的江湖梦碎,纯真不再。

“无论你对此生的决定为何,一定要真诚的对待自己。”在一辈子无法真心相对的爱人李慕白死后,面对“祸端”玉娇龙,余秀莲如是讲道。于是娇龙回到武当山,再会罗小虎,然后带着小虎心诚则灵的愿望,一跃坠入悬崖。玉娇龙为何要死?是赎罪?是解脱?种种解释都有可能。在我看来娇龙之死代表着纯真的终结,但这也是娇龙直面自己之后所给出的真诚的答案。

后言

对于一个要踏入滚滚红尘摸爬滚打的人而言,纯真迟早是会丧失的。 如此的丧失是任何人都无力挽回的。 倘若幸运的话,纯真是由或是一本小说或是一部电影所撷取;更加残酷的方式是经由现实洗礼,直接被掳了去。

纯真虽逝,造物者仍留予人们希望:真诚。 真诚与纯真,同源于一个真字:真挚,真情,真心,真爱;然而真诚于纯真多了一份敢于面对真实的诚实。借用鲁迅先生的话 “人生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在纯真丧失之后, 生命里所谓“丑陋”“黑暗”“残酷”的一面如洪水猛兽般袭来。有的人选择逃避,选择不去正视那些“丑”与“黑”,永远留住在自己所构建的“童话”城堡;有的人满目只见那丑陋了,心中油然而生是cynical 犬儒的戏谑,更甚者会滋生对于世界的仇恨与报复心;而有的人能在其间找到平衡,用真诚的眼直面这个世界,直面自己,并从中寻找平静与喜悦。

纯真的丧失一如化雪的过程。落雪的世界是银装素裹的纯净,喧嚣吵闹被宽广的雪野所吸收,然而当雪融时,被掩盖的真实的世界显露了出来,与之前唯美纯净的世界相比这个世界是不完美不纯粹的。然而这个世界又有它的美丽,它可爱,它有更斑斓的色彩,更纷繁的声音……雪虽然融化了,这并非永恒的消失,它化作了水,或是浸入看似干瘪丑陋土地去滋润埋在土中待发的新芽,或是汇集入川河湖海。纯真的雪化作了真诚的水。水性纯,动静兼具,用柔和的力量去化解去包容去滋润。

在我看来纯真的无畏不能被称为勇气,因为它源于无知,源于对于未知最单纯的探索的渴望。这是值得鼓励的但也是值得警戒的。而真诚的无畏,之所以可贵可颂,是因为它源于已知,此刻对于丑陋,黑暗已有所洞悉,知道本着真诚行动的后果或许会是不堪是某种意义的自我毁灭,但仍旧付诸与行动,此所谓真正的勇士。

P.S. 

整部影片中,我最喜欢的还是玉娇龙在客栈过招(痛扁)各路江湖“名士”的片段。那一刻的她是敢爱敢恨的真正江湖儿女,不受规矩束缚,言他人之不敢言,为他人之不敢为,狂言傲语,快意恩仇。那是玉娇龙的江湖梦在真实江湖中留下的美丽而又短暂的片影,或许那也是许多观者的江湖梦在大荧幕上的投影。